网站首页 / 凤凰专栏 / 新闻趣闻 / 正文

民间传说-​罗隐的故事

2018 admin 新闻趣闻 0 评论

罗隐的故事 

从前有片大瓜田,瓜田里结了数不清的大西瓜。

一天夜里,管瓜田的罗五郎看见一个老虎从山上下来,蜕下皮,呼啦一声变成个漂亮大姑娘,然后钻进瓜田,偷那最大个的西瓜吃。

罗隐的故事五郎偷偷看着她,心里又是喜欢又是害怕。

第二天,他把这事告诉隔壁家的阿公,阿公见多识广,教他说:“你准备一团热饭,等那大姑娘一张嘴,就塞进她口里,她吃了饭团,就会忘记她是老虎精,然后你娶她当老婆吧!”

当天晚上,老虎又变成大姑娘来偷瓜了。就在她张嘴想吃西瓜的霎那,五郎冲过去,拿热饭团往她嘴巴一塞。

吃了热饭团,姑娘就忘记了自己是老虎精,她留在瓜田里,跟五郎结了婚。五郎怕老婆还会再变回老虎,偷偷把那张老虎皮藏到神堂去。

第二年,这老虎精生了个儿子,起个名儿叫虎生。虎生十分聪明,他读书过目不忘。七岁就会写诗了,有一日天降大雪,他写了首诗,题目叫《雪》,这么说:

尽道丰年瑞,丰年事若何?长安有贫者,为瑞不宜多。

先生看了这首诗,拍手称赞说:“神童!神童啊!小小年纪心怀天下,关爱众生,长大后了不得啊!”

这时有个顽劣小孩,听了这个话哈哈大笑:“他有屁出息呀!先生你不知道,他娘是个老虎精,虎皮还藏在神堂里哩!”

虎生一听,把手里的书一扔,不读了,撒腿往家跑,推开门,一把抱住娘的大腿,大哭道:“娘,他们说你是老虎精,虎皮还在神堂里……”

娘一听,猛然醒悟过来,她甩开孩子,一路跑去神堂,找出那张老虎皮,“沙沙沙”一抖,马上披到身上。只得得“呼哇”一声响,虎生的娘当场变成个母老虎。那母老虎撒开四蹄跑回家,不问情由,一张嘴,把她丈夫罗五郎吃掉了,吃完丈夫它掉转头,又想吃她儿子。那会儿形势紧急,祖母顺手拿来个大箩筐,把孙子覆在里面,骂那个老虎道:“常言说,虎毒不食儿,他是你儿子啊,吃不得!”

母老虎听了,点点头,一溜烟跑上山去,再也没有回来。

由于这孩子隐藏在箩筐里得救,人们叫他箩隐。后来,他嫌箩字的竹字头笔画多,写成“罗隐”。

罗隐没了爹娘,只得跟祖母一道生活。

从祖母家上学堂得经过一座破庙。罗隐每走到那破庙门口,本来坐得稳稳当当的一排泥菩萨便都站起身来,朝他弯腰行礼。

罗隐觉得好玩,散学后也不回家,一个劲在庙前跑来跑去。跑到天黑了,星星和月亮都出来了,祖母出来寻他,看到泥菩萨站起又坐下,坐下又站起,一个个弄得大汗淋漓,地上落了厚厚一层泥屑子,而罗隐却在那“嘻嘻哈哈”笑个不停。

祖母大吃一惊,连忙把罗隐拉回家。

回到家,祖母对罗隐说:“你明天路过庙门口,见到泥菩萨站起身时,就问他们:‘我长大后要做什么呀?’”

第二天,泥菩萨果然又站起来弯腰行礼,罗隐问他们说:“泥菩萨,我长大后要做什么呢?”

结果,一整排泥菩萨齐声回答:“做皇帝。”

祖母得知孙子长大后要做皇帝,得意得差点长出金尾巴来。到了小年二十三,灶王爷要上天的那一天,祖母跟邻居万家的老婆子吵架,吵到气头上,说漏了嘴:“你有啥了不得?等我孙儿长大做皇帝,要杀尽你万家人!”

话说那灶君老爷年纪大,耳朵背,心里也糊涂,心想,杀尽万家人怎么得了?他赶紧上天,到玉皇大帝面前告状:“那罗隐可不能当皇帝,他要杀尽万家人哩!”玉皇大帝一听,慌了神,连夜派雷公下凡,让他拆去罗隐的龙骨。

那天半夜,屋顶上头雷声霹雳,罗隐只觉得骨头疼痛,身上好像被钢刀锯一样难受,他大声喊:“阿婆啊,有人拆我骨头哩,好痛啊!好痛!”

祖母顺手拿过个马桶盖,叫罗隐咬住:“咬紧,千万不要放松!”

雷公拆了罗隐的龙骨,给他换上一身讨饭的贱骨头。但是,由于当时罗隐紧紧咬住马桶盖,雷公怕脏,没有换他的龙牙齿和皇帝嘴巴骨。

后来就这么着,罗隐带着一身贱骨头,当上了流浪的叫花子。但是,他仍然留有一张皇帝金口,说什么应验什么。

话说那罗隐长大成人,读书不能上进,种田就禾死豆枯,去做生意么——咸鱼一遇雨水就复活逃走,卖豆鼓吧,又长出绿芽。到了穷途末路,罗隐饿得没办法,只得狠狠心,咬咬牙,出门去乞食。

第一天出门,天上正下着冷雨,他来到一座瓦窑,想要烤火取暖。但是瓦窑的灶门只有一个,如果让罗隐烤火就无法添柴了。烧瓦师傅于是过来赶他走开。罗隐骂他:“歹心的人啊!你的瓦窑一日烧不熟,两日烧不熟,三日烧不熟……”他一边走一边骂,骂到“六日烧不熟”才停了嘴。于是乎,原本一窑瓦坯只需烧一天,经罗隐的金口说了后,变为要烧七天七夜才能烧熟。

罗隐离开瓦窑,来到一个钵子窑,向烧窑师傅借火取暖。钵子窑灶门多,让他取暖不碍事,烧窑师傅就答应了。师傅看他身上穿得破烂,怪可怜的,将剩下的饭也让他吃了。罗隐非常欢喜,就对烧窖师傅说:“钵子窑只要烧一日,烧熟也好,烧不熟也可以。”后来,人们烧钵子窑真的一天就烧成了,烧不熟也不影响钵子的质量。

第二天,他游荡到一片水田,看见有个农夫正坐在田埂上,吃热腾腾的香面疙瘩。罗隐走过去讨面吃,农夫说:“只剩下这一点了,不够分给你。不如你帮我插秧,我回家去给你盛一碗面来。”

罗隐饿得急,就答应了:“好啊,快点盛来!”可是罗隐哪干得了农活啊?他歪歪歪扭扭插了几棵秧,就倒累了,喘着气坐在田头等面吃。那农夫装了面出来,见罗隐那懒散样子,很生气,骂他道:“活都不会干,哪有面条吃?”随手便把那碗香面疙瘩倒进水田。

罗隐眼见到口的香面疙瘩被倒掉,气不打一处来,说了句:“大的变牛蛭,小的变蚂蟥。”于是乎,面疙瘩变成了牛蛭,细面条变成了蚂蟥。从此,水田里就有了数不清的蚂蟥和牛蛭。

有一日,他翻过山头,走上山坡,突然有只山鸡从路旁飞起,吓了他一跳。罗隐生起气琮,骂那山鸡道:“你这连屎带毛不到三斤重的东西!”因为被罗隐骂过,山鸡总是精瘦精瘦的,重量从不超过三斤。

罗隐乞食乞到建瓯,有一天走在路上,包扎被子的绳子断了,他问耕田使牛的农夫要一根牛绳,农夫说:“我若把牛绳给你,怎么使牛呀?”罗隐说:“你把牛绳给我,使牛不用绳。”农夫就把牛绳解下给罗隐。说来也怪,虽然没有绳,牛却变得很听话,叫它向左不向右,走停自如,随心所欲。从那时起一直在现在,在建瓯一带,耕田使牛都不用牛绳。

罗隐乞食到丹阳,又累又饿,信步走进一家糕饼店,店主人送了一块杏仁饼给他,饼上有七八只小蚂蚁,店主人抱歉地说:“我店里每块糕饼上都有许多蚂蚁,客官不要嫌弃,要是糕饼店里没有蚂蚁,那该多好!”罗隐边吃边叹道:“蚂蚁不要再进糕饼店就好了!”说也奇怪,话音刚落,只见蚂蚁成群结队从架上、柜里下来,爬出店外,连半个也没留下。从此以后,丹阳的糕饼店一只蚂蚁都没有。

罗隐脚跟没线系,到处皆是家。有一回,他流浪到翔安的大嶝岛,恰好碰到渔民们出海打鱼归来,满仓的狗仔虾,活蹦乱跳的。眼馋的罗隐凑上前去道:“渔民大哥,行行好,给我一些海虾尝尝鲜。”渔民看罗隐衣衫褴褛,不想理他:“走开,走开,年纪轻轻当乞丐,还想尝海鲜?”罗隐脸涨得通红,转身离去时嘴里嘟嘟喃喃骂道:“谁要你的臭海虾?离水臭,下船臭!”说时迟,那时快,整船的海虾立马发出阵阵腥臭,刺鼻难忍,一大群金脑袋绿翅膀的苍蝇从天而降,“嗡嗡嗡……”绕着船舱打转转,挥之不去,去了又来。渔民知道罗隐皇帝嘴厉害,连忙端起自家煮好的小虾追上罗隐,请他吃虾,又赔礼道歉。罗隐吃得津津有味,点头称赞道:“闻虽臭,食还甜。”就这着么,这种“狗虾仔”成了闽南大嶝岛的特产,它的独特之处就在于——离开海水马上死去,迅速发红、发臭,但煮熟了吃起来却鲜味更浓,香甜可口。

罗隐离开大嶝岛,来到翔安香山脚下,见几个樵夫在山上砍松树劈柴火,罗隐走上前去和人家攀谈。聊得高兴,顺势坐在一段松木头上,没想到松木流出松脂,牢牢地粘住了罗隐的屁股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罗隐笑着骂道:“松柏砍头,就绝后。”樵夫一听急了,道:“松木是上好木材,怎能让它绝后?”然而话已出口,覆水难收,咋办呢?罗隐想了想又说:“不打紧,松籽风传千万里。”从此,只要是砍过的松树,树头很快就枯死了,可松树种籽却能随风飞舞,自然播种在山山水水间,落地生根。罗隐转过一个山头,登上了鸿渐山,又见樵夫在砍杉树。杉木的清香直沁心肺,舒服极了,罗隐就说:“杉仔砍后,要再发芽。”从此,即使是被砍后的杉树,树头又会发芽,长出许多株新树苗。如今,如果你登上香山,会看到郁郁葱葱的松树林。而鸿渐山就长满杉树,漫山遍野,散发出罗隐当年闻到过的芳香。

罗隐走了数不清的地方,说了数不清的话,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成了真。

有一天,罗隐走累了,饥肠如鼓响,他坐在路边歇息,看见一头又肥又壮的大水牛从面前走过,便说道:“这时日,如果能有一餐牛肉吃,该有多好。”这会儿,天上下起大雨,罗隐赶紧躲进附近的一个灰寮里。罗隐喝完葫芦里的酒,说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。”然后他倒头便睡着了。同在灰寮避雨的,还有一个放牛娃。放牛娃认得罗隐,他不想让罗隐吃他的大水牛,就从罗隐身上摘下毛笔,捉着罗隐的手,在灰寮柱上写了一行字:“灰寮塌落,压死罗隐。”待罗隐醒来,雨已晴了,放牛娃也走了。罗隐见柱上写着一行字,信口便念:“灰寮塌落,压死罗隐。”这一念可糟啦,他皇帝口说什么应验什么,刚念完,灰寮便塌下来,把罗隐压死了。

 

励志故事

咬咬牙才能下的决心不是好决心

 

励志故事

 

凡是咬咬牙才能下的决心都不是好决心,都不是水到渠成、瓜熟蒂落的事情。对于犹豫的决心,最好是待其水到渠成、瓜熟蒂落。

一位对书法非常入迷的朋友问,我每天上班,只能在业余时间练字,现在可不可以辞去公职,整个投身书法修炼?

我告诉他,这个问题要自己来回答。当你这样问的时候,表明你还在犹豫,还下不了决心,你内心还在矛盾。你说只要咬咬牙,还是可以下得了决心的。你现在还有许多牵挂。你可能已经结婚了,可能有了孩子,还需要赡养父母,当你决心投身于书法修炼时,你靠什么生活?当所有这些实际问题没有解决的时候,怎么下得了决心呢?你来问我,我又怎么能帮助你下决心呢?

我以为,凡是咬咬牙才能下的决心都不是好决心,都不是水到渠成、瓜熟蒂落的事情。强扭的瓜不甜,瓜长在蔓上,必须用刀才能砍下来的瓜不是好瓜。

这是再普通不过的道理,但真正做到并不很容易。

说得透彻一点,对生活中的一切都要取自然态。讲一个笑话,就好像一件旧衣服,你已经不大愿意穿了,扔掉又有点可惜,舍不得,放到簸箕里又拿出来。那好,你就再穿两天。这天早晨一穿,“嘶”的一声,衣服扯了个大口子,不能再穿了,你痛痛快快地就把它扔了,你会很高兴地拿出一件新衣服来穿。这个选择就很好,这乃为自然。

相反,你怀着非常矛盾的心理去做一件事,勉强自己下决心,这个决心一般不会好。

就像年轻人恋爱,结婚的时候有些不心甘情愿,对对方不大满意,婚后很难美满。因为不安心理是已经预感到一些东西,只是理智一时难以理清。人为地掩盖,早晚会暴露的。

 

情感故事

 

不懂夜黑


网络文章

 

害怕黑夜,叠加的孤独在荒芜的新野四处燃烧。

晨曦微露,作为一名纯粹的君子,生活与学业的压力遮掩了寂寞的青花,那些蜗居心中的荡空一阵一阵,于是忧虑与孤独并存。白天不懂夜的黑,星月像个内敛的孩子靠在门后面,缝隙挤不出半点星光。楼道弥散着黄昏的夜息,是谁的指尖袭扰了沉夜的寂静。然而那些掩藏在白日里的悸动却将黑夜的落寂拉的愈来愈长。晚风从1-412窗口徐徐翻过来,传来连绵的热浪。身边的人儿早就埋进了自己的世界,或俯身大睡或低头细语,完全放任三尺讲台那所谓的大学讲师唠叨前人的《长恨歌》。

于是,我走出了校园。

只带一个人上路,陌生而又熟悉的街落不见昨日临照的夕影。路灯依旧伴着黑夜,只是热闹的人群早已抚眠了长灯的影子,想是待街道静了原地守候一丝漫漫长夜的温情吧。故意挑了一条破旧的巷子,而未知的人家不时的传出一曲旧日的老情歌,不知它们是抚慰落寂的红颜还是为了潮湿现在我们的心?今夜却不曾欲眠,今夜也不知何为。突然想起了曹雪芹的红楼一梦,贾宝玉恨极了仕途经济,终是一句: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而长居青埂峰下,与青灯佛海相伴。可惜如今之世人却也忘失了那份气魄,更有甚者打出一个幌子:活着为了开心,而开心须得有经济之道。忽然室友传来一条简讯:何在,去时归路?我微笑着说出了起点,但并不知道我的终点。陌生的地方总是让我无由的不知所措,对于这座古城—雁城来说,并没有过多的熟知。每天呆在南华校园,所有的时间用来上课、吃饭、睡觉。

摸索着七行八绕,路口的尽头竟是灯火辉煌。听过无数次关于黑夜的传说,于是明白了黑夜原来只是一面影子。我似乎是圆圈中心里头的原点,在这个圈子捉摸着黑夜的规则巡航,稀薄的空气注定无法释怀心中的阴郁。待我细细理清前方的路口,才知道前方是琼的租房。有没有试过,有一个地方落满了牵挂,倾尽了思念,当逐渐靠近又急速远离,那一种对幸福的渴盼、焦灼的情感,心如死灰的失落,顷刻间缤纷如涌,淹没了心,一瞬间不知自己从何而来,往哪里去。突然想起了一句禅语:从来而来,往去而去。大概是随心声而去吧。总想揪出心中那无由的疼,断断续续、磕磕绊绊、隐隐约约,不知道思念谁,也不知道该忘记谁?

罢了,罢了,归家吧!

刚至南华校门,天空竟飘起了丝丝小雨。课刚至,行人匆忙的脚步只为躲过黑夜。阵风掠过,从风了忽然就感觉出一丝寒冷。这时的南华更显得荒凉了。曾经初来南华的那份喜悦没有了,林荫道上疏疏落落的阳光、鹅卵石道上温软细致的淫雨、南花园中相扶着摇摆的情人都已经没了。小朋友那种悠闲自在的戏耍似乎再也抚平不了我心中的那道道伤痕。回首凝眸,深深一瞥,穿透了所有的思念,碎了脆弱的心。

是自己太过感性了罢,呵呵,无奈的自嘲平日的生活。记住了失落却记不住快乐。想是很久未曾回忆过了,和来自各地的同学大吃大喝的激动、和自己喜欢的女孩欣赏樱花盛开、和要好的朋友征服那不怎么高的雨母山……这些快乐仿佛没有了重量,空气般穿过梦中幽寂的拱道,找不到影子,抬起头,才发现往越来越深的夜色里驰去。整齐稀落的灯光,身后被拉的老长的影子,在夜色里一抹而过。

突然明白了,生活原本该如此,断不可计较太多的是是非非,大起大落。白日固然光鲜,但也给后人留下太多的遗憾,曹孟德有句话说的好:古之圣人,誉满天下也,时毁满天下也。白天不懂夜的黑,而黑夜正好洗涤我们无奈的灵魂,细细品味那夜里的一缕寂寞香气,岂不快哉?

 
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